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zhgwcx 的博客

 
 
 

日志

 
 

老班长  

2010-06-14 14:52:24|  分类: 在九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还在天热的时候,我们到医院去探视住院的大哥。

站在人民医院住院部14楼病房的的窗户边往下看,宽敞的马路对面有一座外部装潢的颇有民族特色的二层饭店。

饭店的名称叫做【宝轩渔府】。西式的大转门前高高的台阶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停车场内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看来人气还挺旺。

大家相约,等大哥病好出院之后就让他在【宝轩渔府】摆一桌请大家撮一顿,品尝一次新发现的这个【宝轩渔府】里到底有什么特色风味。

阴错阳差,大哥还没有来得及请客,大姐的60岁的生日却提前来过了,其实大姐去年才59岁。人们都说过九不过十,于是大姐就把我们一大家子人请到【宝轩渔府】,顺便还把他们家白眼儿的爷爷、奶奶也请了来,一大家子人祖孙四辈男女老少得有20多人,分男女2桌在2楼宽敞的大厅边上包了2个雅间,。

中午11点30分准时上菜开吃,据大姐夫说这次请客是以海鲜为主。桌上的菜肴很丰富,一直上到了盘子摞盘子。

有【清蒸桂鱼】,有【大黄梭子蟹】,还有【蟠龙大虾】,有【扒海参】,有【鲜白鱿】,有用整个大肘子和火鸡腿等做成的肥而不腻,软烂适口,人口既化,咽下后满嘴留香的名菜【全家福】。还有象征着长春、长寿的【北京烤鸭、春饼】、【长寿面】。等等。

菜品的数量、品种、数不胜数,我也没心思去数,我的任务就是猛吃。

在品尝享受美味的过程中有一道叫做【麻辣干烧鹅舌尖】的特色菜引起了我的兴趣。让我感兴趣的倒不是这道菜它那让人难以接受的麻辣口感和它那焦黄酥脆的诱人品相。而是这道菜的名字让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的一件往事。

那是我刚刚到了北大荒的时候,那时候我十六岁。

我和几位男女同学一起被分配到了六师六十团的九连。由于是初来乍到,各个方面都很陌生,我们感到很不习惯,开始大伙都非常想家,尤其是我们班的几个女生,有一天她们在连里大木屋宿舍前自制的篮球架下坐在一起抹眼泪儿玩儿,生死离别似的,把眼睛弄的红红的。看到她们那副模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为了避免陪她们掉眼泪,我回宿舍走近她们时把头扭过去不看她们,然后快速走过去。

其实不是我不想家,而是我觉的我是个男生,随随便便掉眼泪有点输面儿。所以我硬撑着不让自己把眼泪掉下来。

第二天干活的时候,有一个比我们早到一年多的老知青提起了这件事,当着我的面说了好些让人难以接受的话,我非常生气,当时就和他吵起来,还差点动手。幸亏当时被大家劝开了。

按理说事到这应该就算完了。我也没太在意,更没往心里去。

可是到了晚上在大木屋宿舍开全连大会的时候,不知是谁把这件事告诉了来九连蹲点的团里的高参谋长,参谋长是现役军人是一个典型的老兵,奉行的完全是现役部队的一套管理方法。

晚上吃饭时不知是谁请他喝了点酒。

听说刚来的新兵和老兵闹起来了,还想和老兵动手。一下子就火了,在晚上召开的全连大会上暴跳如雷。声称:“如果以后再发生新兵不服从老兵管教的,不管什么原因,先给我把他捆上吊起来再说”。

“一切行动听指挥,下级必须服从上级。新兵服从老兵管教。这是铁的纪律,是不可动摇的,是没有商量余地的,要必须坚决地无条件的执行”。

我在下面听着参谋长的咆哮,觉得还真是有点震撼,但还是觉得心里非常委屈,再加上白天干了一天的超体力的重活我的浑身感到极度的疲劳,歪着头躺在炕上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后面连长指导员讲的什么我是一概不知。连什么时候散的会我都没感觉到。

第二天早晨我就觉得头昏脑胀,浑身酸痛无力连起床的劲儿都没有了,在宿舍里没吃没喝,也没人管没人问,迷迷糊糊得在炕上躺了一天。

傍晚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睁眼一看原来是我们班的老班长看我来了。出于礼貌我挣扎着想坐起来,老班长一把把我按住说:“别动,你都挂相了,看的出来你是病的不轻。还没吃饭吧?”。

我说:“我不饿。”

他说:“是不是干活太累接受不了了?是不是吃的饭菜不和胃口?是不是住宿条件太差住不习惯?是不是想家了?”

当我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是不是想家了?”的时候,忽然我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源源不断底哗哗的往下流,我曾经想努力控制不让眼泪流出来,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住。

看到我流出了眼泪,老班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如释重负的对我说:“哭出来就好了,如果哭不出来,说不定要憋出什么大病来呢。”

你还真别说,还真是如老班长所说的那样,,自打眼泪出来以后我的心里马上就豁亮了很多。头也不那么涨了,浑身也不那么疼了,肚子咕咕叫也觉得有点饿了。

老班长接着说:“你们这是刚来,各个方面都不习惯,你们要主动的去适应这里的环境,去适应这里的人群。现在你们刚来,大家对你们还新鲜,所以对你们关注力大些。以后时间长了就不一样了,你努力了、你适应了、你和大家融合到了一起了,你就会如鱼得水,你就会获得成功。如果你固执己见、我行我素,抱着自己的一套一意孤行,人们渐渐就会疏远你,不理你,到那时你就只能是孤家寡人自生自灭了”。

一席话说的我是暗暗佩服,心里想一个从山东来支边的农村青年,还真有两下子,三言两语就找到了我的病根,几句饱含哲理的话就让我心服口服。

老班长接着说:“饿了吧,想吃点什么?不行到我家里去我给你做点好吃的”。

我忽然想起我们在干活的时候大家说曾经在他家吃过一次[猴头蘑菇炖鹅肉],据说味道好极了。于是我就对他说:“就吃你家的大鹅吧”。

老班长摊了摊手为难的说:“大鹅已经没了,小鹅又太小还没长成个。这样吧,你先跟我回家,叫你嫂子给你做一碗鸡蛋面条。你把肚子吃饱了你的病也就差不多好了。将来等小鹅长大了,咱们再吃炖大鹅”。说完连拉带架的把我弄到他家吃了一大碗过了四十年后至今也难已忘怀的面条卧鸡蛋。

非常可惜的是后来到了儿也没吃到他们家的炖大鹅。

因为随后不久我就被调到范青玉那个班,跟他们一起被调到了新点去组建18连。

在9连我连来带去加一块总共也就是呆了一个多月。到了18连以后就一直也没有机会再回过一次9连,一直到返城我也没再见到过老班长,更别提想吃他家的炖鹅肉了。

四十年后的今天,我想起了我16岁下乡的时候。

我想起了我到北大荒后第一次落脚的地方是60团的9连。

我想起了我的那些女同学在北大荒抹眼泪玩的情景。

我想起了我到北大荒后的第一次生病。

我想起了老班长探望我时对我的关怀。

我想起了我在老班长家吃的也是我在北大荒9年唯一吃的一次面条卧鸡蛋。

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惦记着老班长家里的那顿炖鹅肉。但是更值得让我惦念的是我那已经四十年没见面的老班长。

 

2010年1月5日星期二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