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zhgwcx 的博客

 
 
 

日志

 
 

陈庆声-唠唠山上那些事儿之- 装车  

2009-09-23 23:20:29|  分类: 唠唠山上那些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稀夜静月当空,浓江河畔公路东

                                                   战士困疲东西晃,日日装车夜不停。

这首顺口溜描写的是在七十年代,某年冬天的一个夜静星稀的夜里,蓝天无云,一弯弦月悬在当空。北大荒三江平原浓江河畔二抚公路东面的一片原始密林当中一群兵团战士在夜间拖着困得东倒西歪的身体,抬着粗大沉重的木头上跳板装大挂汽车时的真实情景。

那年我17岁,是我到北大荒的第一个冬天。那时我身体特单、特瘦。体重也就是百来斤,腰围二尺左右如果我要是提腹一吸气,手大一点的人,两手能在我的腰上掐个对头儿。

可能是由于我身体单薄的缘故,连长安排我在山上给大伙做饭。在装车的时候负责检方,统计每次每车拉下山的木方数量。别看我身体单薄,但是我的脑子反应快,记忆好,责任心强,手头利索。每次都能完满的完成连长交给我的任务,从来都没有耽误过事儿。谁要是有个什么事儿,我也是乐于伸手帮忙。所以连长和大伙对我的印象都不错。到年底评比时大家还一致同意把我评成了【五好战士】。不过把名单交到团部批准时却如同石沉大海渺无音讯。也许是因为我的出身不好,也许是团部那些人的工作需要,反正最后也就无声无息的不了了之了。对于这件事由于我从来就没有刻意的去追求过它,也就没把它当回事,所以也就根本不存在什么懊恼,气愤,不平,心理失衡之类心态的产生。

万事顺其自然。对于工作、生活。我还是一如既往,全心全意去完成连长交给我的一切任务。

上山伐木的最后阶段就是把木头装上汽车运下山。为了完成任务我团汽车连为了拉木头而改装的几台大挂车日夜不停,轮番的上山装木头。换人不换车。我们在山上的人也改变了正常的生活规律,而随着汽车的到来随时装车。白天来就白天装车,黑夜来就黑夜装车。装车以外的时间就抓紧时间休息、吃饭、睡觉。连着过了好长一段白天黑夜连轴转的日子。由于我们干的都是超重体力活,再加上睡不好觉,休息不好缓不过来劲儿。体力明显超支,没几天大家就有点挂相了。走起路来脚下摇摇晃晃、脑袋晕晕忽忽。干活的时候精神集中不起来。白天装车还好说,到了夜晚装车就不好说了。有一次还险些出了一次大事故。

那是一个静静的夜晚,瓦蓝的天上有几颗明亮的星星,一弯弦月挂在当空。一辆拉木头大挂车在汽车大灯刺眼的灯光照射下慢慢的向前行进。弯弯曲曲,崎岖不平的林间路使大挂车发出叮叮咣咣巨响,在静静的原始密林中的夜里,声音显得格外的巨大。周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汽车尾气的呛人气味

连长带着我们坐在大挂车的车上,汽车慢慢地向大楞堆驶去。到了大楞堆之后司机调好了车位,打开了车帮。开亮了车顶上的大灯,现场顿时一片雪亮。大伙围在了车旁,打开了车帮,开始用我们的双手往车上捧木头。

这个方法是我们最新的发明,这个方法比光往上抬显得又快还又省劲。用这个方法先装他个两三层然后再搭跳板往上抬。轻车熟路一会就把车装的差不多了。我们把车装到平槽的时候眼看着马上就要封顶了。封顶就是在车厢的档板之上的位置再装上一个尖,然后再用钢丝绳捆绑好。装车就算完毕了。

我已经把装上车的和即将装上车的楗子木方数量统计完毕,交给了连长。连长一边看着统计单上的数字一边对我说:“你现在赶紧回驻地做饭,捎带脚把炉子点起来。大家装完车回到帐篷以后,你要保证给大家一个热屋热饭。让大家吃完之后抓紧时间赶紧睡觉。恢复体力。”

这时最后一颗封顶的楗子已经抬上了车顶,当时我的位置是在车的尾部后面。

我答应了一声就转身往回走,当我走到了与车厢平行的位置时。冥冥之中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不知是谁,也不知为什么,就好象有人在暗中推了我一把一样,我激灵了一下,一个箭步向后猛的倒退了三四米又回到了我原来出发点的位置。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车顶上传来一声差了音的叫喊,紧接着又传来木头在滚楞的隆隆声,一棵8米的楗子眨眼的功夫就从车顶掉下来,落在了我面前一米多远的脚下。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快去看看伤了人没有。

我一扭头看见连长张着嘴,面无表情,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他突然发现是我站在他的面前时,突然一把就死死的抓住了我的双手,久久的也不放开。我感到他的手冰凉,还有点微微的颤抖。

我默默的抽出了我的双手,绕开大挂车,向我们驻地的帐篷快速走去。

                                                                                                                           (本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