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zhgwcx 的博客

 
 
 

日志

 
 

陈庆声-看山纪事之-初识寒冷夜  

2009-08-20 21:50:50|  分类: 看山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零年的冬天,是我到兵团的第一个冬天。那年我十七岁。

为了完成团里下达的伐木任务,我们去上山伐木,我们6018连伐木点的帐篷就坐落在二抚公路,140公里处路边的树林里。

由于临时有任务,大部队都下山了,偌大的一顶能睡好几十人的帐篷就剩下了我们俩个人在此留守看帐篷。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看山。

大部队撤走后的第一个晚上,帐篷里失去了往日的热闹,显得出奇的冷清,由于闲着没事。我们两人吃完晚饭,早早的就上床各自钻被窝睡觉了。

我们所住的帐篷地处偏远的密林之中。周围没有人烟。

虽然就在二抚公路旁边不远,但是在公路上经常是有好好长时间也看不见一辆过路汽车的踪影。

林子中经常有野猪、野狼、黑瞎子等野兽出没。为了保证我们自身的安全。我们把睡觉的床悬吊在帐篷顶上的檩条上。

用小树棍绑成的吊床离地面得有两米多高。四周什么也不接触。上下床全凭我们的手脚利索。翻上翻下的全仗着我们年轻。但是为了保证安全也只能如此。

为了避免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发生火灾,所以今天我们早早地就把炉子里的火熄灭了。 

我在厚厚的被子上又盖上了棉裤、棉袄、棉大衣等所有能盖在被子上的东西。

躺下后,过了一段时间就感觉出冷来了。

首先感觉冻脸、冻鼻子,尤其是冻得鼻子眼儿发干,脸发疼,很难受。我翻身起来戴上皮帽子,躺下后又把棉袄蒙在头上,这才觉得好点,慢慢的睡着了。

由于睡着了不知道,不小心把被窝蹬散了,半夜被冻醒了。被窝里显得冰凉,帐篷里更凉。我重新裹了裹被子,蜷起身子准备接着睡。

可是周围太凉了,我怎么睡,也睡不着了。只好在凉被窝儿中瞪着眼睛,在黑暗中等天明。

在迷迷糊糊的感觉中,天终于放亮了。

早上起床,我首先登上了棉裤,但是却系不上裤腰带,因为手离开被窝这么一会儿,就已经被冻得没有知觉了。

我赶紧把手贴身儿捂一捂,等恢复知觉后,再以最快速度系好裤腰带,穿好棉袄;当然要想系棉袄扣子,那还得把手贴身儿捂一捂,然后才能再把棉袄扣子系好。

什么?帽子。帽子我自打半夜戴上以后就一直没摘过。 

    后来和大伙聊天说起这些事时。有经验的老人儿们说,亏了你们赶的时候好,当时是没刮风,天还不算太冷。气温还没下降到太低。

如果赶上是三九天的时候,再刮点风,你们可就玄啦,非把你们冻坏不可。

果不其然,在以后大部队回来之后,没有几天的功夫。在一个刮大烟泡儿人们出不去门儿的日子里,我跑到帐篷外去撒泡尿的功夫,由于皮帽子没有戴好,就把我耳朵给冻了。

进帐篷后亏了有个老青年及时发现,说我的耳朵像冻猪肉一样,是冻啦,快用雪擦。我赶紧从外面端来一盆雪,马上就擦,由于发现的早,采取措施救助的及时,我的运气还不错,耳朵保住了,没落下残疾。只是随后肿了起来,像一个猪耳朵。过了一段时间,消肿以后又脱了一层皮。然后也就慢慢的恢复正常了。打那之后我知道了雪还能治疗冻伤。这都是后话。

反正自打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轻易地在帐篷里脱衣服睡觉了。

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两人商量了一下,等再到晚上的时候,就开始轮流值班了,轮换着烧炉子,轮换着睡觉。我们就这样第二天就把睡觉挨冻的问题解决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